寂靜的春天:正在消亡的中小型游戲廠商們

春天到了,但生機在哪?

編輯彭楚微2023年10月30日 20時00分

采訪:熊冬東、周斌、彭楚微

撰稿:彭楚微

“如果我還能活著,朋友,我就不會矯情地悲傷?!?—— 某位即將于春節前關閉公司的游戲創業者

如果我們把版號恢復發放比作春天的信號,那么,2023年被許多人視為游戲行業的春天。

根據游戲工委發布的《2023年1-6月中國游戲產業報告》顯示,2023年的前6個月,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為1442.63億元,同比下降2.39%,環比增長22.16%,最多持平。屬于寒氣還沒有結束的階段。

2023年上半年實際銷售收入仍在下降

報告同時預測,下半年將會出現較為強勁的觸底反彈。

下半年密集發行的新品似乎在證實這一點:根據9月份伽馬數據發布的《2023年7月游戲產業報告》顯示,2023年7月,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286.10億元,環比增長3.34%,同比增長37.49%,并實現連續3個月的正向增長。其中,占市場主要份額的手游收入221.10億元,環比增長3.40%,同比增長更是達到51.09%。

借著暑期大量新品在市場上的強勁表現,似乎下半年才算是游戲行業的真正春天。但是,異樣的氣氛仍然彌漫在空氣中——在今年7、8月游戲的總收入中,只有排行榜靠前的頭部游戲在勉強迎來增長。

大部分增長來自排行榜靠前的游戲

綜合而言,數據顯示頭部廠商和游戲產品似乎已經度過了最危險的時刻??墒?,大量中小型廠商在這場暑期爭奪戰中收獲寥寥。對已經處于瀕死的邊緣小型廠商來說,這幾乎算得上最后一擊。

在暑期結束后的9月,小型廠商大量消亡,中型廠商的壓力也在變大。此處的“中小型廠商”指的是在收入排行榜排名前十幾的游戲公司外的所有游戲公司。當然,排名靠前的游戲公司也并不輕松?!吧鲜械乃奈迨矣螒蚬?,絕大部分也活得不好,砍項目、版號壓力、無融資、裁員都是常態?!币幻顿Y人對我們說。

究竟是什么,讓游戲行業的春天之聲沉寂下來了?

三道難關

“現在拿不到錢,投資人對市場沒有信心,不知道未來怎么辦?!蔽錆h疾風游戲公司創始人季峰告訴我們。

游戲產業鏈主要由上游(游戲研發、發行公司),中游(渠道分銷公司)以及下游(終端用戶)組成,除此之外還有一部分服務型公司,它們構成了行業的全部。版號停發的余波、市場環境的轉變、終端用戶的變化,在整個行業內對這些公司構成了巨大的威脅,這也是決定小型游戲公司、中型游戲公司存亡的3個主要難關。

讓我們從版號說起。

在我們采訪的12家中小型游戲公司制作人中,有超過8家公司的制作人認為,版號問題在影響公司生存的決定性因素中占50%以上。

即使目前版號恢復發放,它對中小型公司的影響仍然巨大?!鞍嫣枎淼牟淮_定性,導致中小型公司的決策困難,一是它讓公司無法更加清晰地判斷開發成本,這必然會影響到業務的開展;二是中小公司抗風險能力弱,一旦得不到版號,資金流很容易中斷?!背啥几穸房萍紕撌既藦S長說。

另一個原因是,作為非實體行業,游戲行業本身具有一定周期性。在過去的20年中,它不斷地興盛和衰退,衡量盛衰的一項重要標準是外界投資。

“最近這輪投資熱潮從2019年底開始,在2020年到2021年上半年間達到瘋狂。但它由戰略投資主導,當時元宇宙概念還熱門,研運一體、疫情紅利、缺產品等等都是核心要素?!币晃煌顿Y人對我們說。但投資熱潮在2021年下半年戛然而止,反壟斷掐斷了巨頭們擴張的腳步。而這段時間的版號停發,令局勢雪上加霜。

當時,游戲行業普遍認為這一輪被投資炒熱的氣氛會在2023、2024年發生改變,但版號停發的影響讓這一變化提前到來。

“從拿投資到出游戲,這是一段過程,如果沒有版號停發和疫情的影響,那么它也會緩慢迎來一段‘變冷’的過程?!边@是大部分中型游戲廠商的共識。但隨著版號停發這一意外情況,寒冬被提早到了2022年——大廠砍項目,小工作室拿不到投資直接解散。在這一年,觸樂也刊發了大量游戲人失業的報道。

過去的一年半中,游戲行業的從業者過得并不好

但2023年比2022年更殘酷的地方在于,加速的寒冬之后并不意味著春天,正常周期的“變冷”也不會因為冬天來過而停止。2020年獲得投資的游戲中小型公司,還有一批艱難地活下來了,他們懷著希望把游戲投入2023年市場,才發現到處都是新品,更大的競爭才剛剛開始。

這種競爭甚至比正常周期中的競爭更加殘酷,因為版號的不確定性,大型游戲公司紛紛把資源向頭部產品集中,導致各項目對賽道和品質的競爭更加激烈。這對中小型研發類的游戲公司打擊巨大。

由此引申出了市場環境的問題。

首先,游戲行業的市場環境和實體經濟分不開。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是毀滅性的,即便游戲行業能暫時從中迎來增長,但長期來看,必然也會跟著大環境的衰退而衰退。

2020年,由于疫情帶來的隔離,在線游戲成為多數人打發時間、維持社交的選擇。游戲行業也因此獲得了較大增速。在這種增速下,擴張成了必然。結合上面的因素,大量投資開始進入游戲行業,各個公司都開始擴張人手、新立項目、加大投入。在這種背景下,很難有人會預料到整個行業的市場環境在疫情時代結束之后,會迎來經濟衰退、增量停滯這兩大問題。

《2023年1-6月中國游戲產業報告》顯示,從游戲用戶規模來看,2023年上半年中國游戲用戶規模6.68億人,同比增長0.35%。在過往報告中,2019年開始,游戲用戶規模就增長已變慢,2022年甚至首次出現了負增長。

《2023年1-6月中國游戲產業報告》指出,2023年上半年中國游戲用戶同比增長0.35%

在這個前提下,二次元游戲作為疫情時代的主要擴張賽道,新立項的產品數量遠多于疫情前,但在國內市場中,二次元游戲乃至整個游戲行業的用戶規模并沒有變化。

其次,因投資熱潮帶來的廠商普遍擴張,也無形中導致整個游戲行業的人員成本上升,這讓開發團隊背負著比以往更高的收入壓力,這種壓力又被疫情和版號停發放大,導致目前(存活下來的)游戲需要在更加艱難的環境下,更努力地去競爭。但這種努力能夠達成的結果,未必會比此前的“寬松時期”更好。

最終,2023年,中小型游戲公司背負的壓力并不比2022年低,疫情結束后,市場和行業回歸到正常狀態、用戶規模停滯、版號解禁帶來的市場供需不平衡,這些因素導致游戲產品供給遠大于需求,市場競爭非常激烈。除此之外,宏觀經濟下行也導致游戲用戶傾向于選擇性價比更高的游戲,客觀上加大了這一競爭。

總的來說,如今,版號帶來的“產品開發周期延長”和“不確定性”不是游戲行業面臨的主要困難——就算版號正常發放,但在宏觀經濟差、疫情紅利消失、蘋果廣告策略調整等等市場環境的影響下,行業仍然會面臨困境。

與此同時,當市場環境從增量走向存量,當“爭奪用戶時間”成為游戲研發、發行公司重點關注的一環,市場上用戶的變化會對游戲行業造成不可忽視的影響。

更快速、直接的短視頻、小游戲正在悄然占據輕度玩家的時間,微信、抖音小游戲作為大流量平臺的廣告位置競價機制內卷到極致的產物,一邊直接沖擊了傳統的中小型研發類游戲公司,一邊擴張了最后的增量市場,并在買量的游戲公司之間促成了激烈的競爭。

在這背后,還有愈來愈嚴苛的輿論場和為輿論放大效應影響的用戶們。

今年5月上線的手游《重返未來:1999》在付費測試時,曾因“價格問題”引發爭議。這一事件讓一位游戲制作人感同身受:“可以看出游戲用戶比起之前幾年有了更大變化。一方面,國內社區的輿情對游戲用戶的影響在變大,給游戲公司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另一方面,在2023年強競爭的環境下,玩家的容忍度也在逐漸下降,造成雪上加霜的局面?!?/p>

《重返未來:1999》面臨的困境有一定普適性

“總體而言,前5年的泡沫期將一切開發和市場成本堆到了最高點,而現在,一款成功的手機游戲成本已經超出了普通公司的能力極限,甚至只有頂尖公司資源最集中的少數項目才能滿足?!币晃挥螒蛑谱魅朔治?,“要打破這個成本怪圈,一方面只能期待有少數小型團隊用天才的發明開辟出新的需求和品類,另一方面也只能期待(產品的)死亡。期望足夠的死亡留出足夠的空白,期望市場感覺到無聊后,會出現小型創新者抓得住的機會?!?/p>

身處寒冬的從業者們

“那天群里有人說要裁員了,結果我下午就接到了電話,我在的組被撤銷,但我車票已經買好了?!苯衲陞⒓佑螒蛐袠I校招的應屆生張海峰告訴我們,他被一家游戲公司毀了Offer。

阿雅是廣州一家小型游戲公司的運營負責人,她參與的游戲在2019年立項,立項之前,公司做了一款單機游戲,把賬上的錢都用光了。當時適逢游戲行業逐漸火熱,公司開始轉向二次元賽道。

一開始,公司計劃在2021年下半年推出游戲,但因為疫情導致開發周期延長,公司一度把上線時間推推遲到2022年,后來,版號又遲遲沒有下發,種種原因使得游戲最終在2023年7月上線,成為暑期檔“二次元大逃殺”的競爭者之一。

公司的困難又直接傳達到了個人身上。過去的1年里,過量加班、失眠是阿雅的常態,她經常在凌晨2點到4點時發布社交動態,內容都和工作有關。這些壓力并未因為游戲上線而減弱?!斑@個8月真的麻了,可以說是地獄開局?!卑⒀旁谝粭l社交動態中說。

游戲公司裁員的新聞也時有發生

在上海一家中型游戲公司擔任文案策劃的黃驪也覺得,2023年的氛圍“不對勁”。在求職過程中,她清晰地感受到游戲公司的招聘名額大量減少;入職后,她又發現老員工大量離職,公司卻不批社招新人的名額,最終導致她的工作量大幅增加。黃驪說,她感受到的最關鍵變化是,“和往年相比,2023年的工作氛圍變得很壓抑,工作量大,‘待機時間’也超級長”。

北京的游戲策劃阿龍正在找新的工作:“大概是今年暑期,身邊的朋友一個接一個失業,然后我也出于公司原因失業了,不止是中小廠商,大廠也很難說能在寒冬里全身而退?!?/p>

暑假之后來臨的失業潮,是無數小型游戲公司在暑期檔的競爭中落敗后的結果?!爸昂芏嘀行S的朋友是能做到‘小而美’的,無論是福利還是項目,很多大廠被視為‘半截入土’,大家都去所謂有技術、有能力的獨角獸企業……現在的論調翻了過來,我在求職時也留意到,中小公司的招聘流程往往更急?!卑堈f。

復雜情況

“那些打來的投資電話中,有個人說現在行業內的資本謹慎得不得了,行業外的資本根本就不會再往游戲行業投,你還是去找個工作比較好?!眲摌I失敗的游戲策劃黃輝說。

當版號、周期性、市場環境這3大難題卷入中小型廠商的具體研發、發行流程之中時,一切變得復雜起來。受訪的從業者們對2023年的看法可以用一個詞來概括,那就是“迷?!?。

數據看起來好像都還不錯——2023年上半年,國內游戲市場營收環比增長22.16%,下半年開始,移動游戲更有著同比51.09%的大幅增長。

總體來看,游戲行業的市場銷售收入在上升

但對于相當一部分人而言,情況反而更糟糕了。觸樂統計了各大游戲公司半年報,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超過一半的上市游戲公司收入下跌,不少產品遭遇口碑滑坡、項目叫停等問題。小型游戲公司的遭遇更為直接——“撐不住就死了?!币晃恢行蛷S商的前制作人總結。

“死”的原因五花八門。

首先是成本問題,2023年,游戲的發行成本和研發成本均達到歷史高點?!按蠹叶急煌狭藥啄?,現在產品的擁堵情況非常嚴重。今年8月,其中一周上線了34款二次元游戲,幾乎相當于去年一整年的二游數量。此時,宣發成本又被拖得很高?!币患矣螒蚬镜闹谱魅烁嬖V我們,宣發成本直接受競爭影響,而競爭在一定程度上又受版號影響。

“(游戲)在iOS端開了預約后,如果幾個月不上線,所有預約數給你全清掉,只能等拿到版號、明確上線時間后集中宣發。但2023年很多同類游戲拿到版號的時間差不多,于是所有的廣告也都壓在這個時候,那么用戶的獲取成本就變得非常高。統計下來,開發成本變高,發行成本變高,廣告的有效性又在降低。對于今年暑假來說,我覺得就是雙重打擊?!?/p>

同時,一些新的變化也正成為游戲從業者不得不面對的風險。比如現在用戶群體中“主副游戲”敘事盛行的問題。一位游戲策劃向我們舉例:《重返未來:1999》抽卡單價浮動在單抽13到18元之間,“它遵守的數值付費模型和《原神》是相同的,福利投放等等變量還會進一步影響玩家的實際付費情況,但它遭受了一面倒的批判聲音,幾乎毀掉了游戲的付費系統”。

實際上,這反映了如今快速變化的用戶輿論場的某種觀點:在社區中,《重返未來:1999》被認為是“副游”,它的價格不應該和《原神》這樣的“主游”相提并論。

主、副游敘事盛行背后,是用戶投入不同游戲時間和金錢的占比在改變

這場風波本質上反映了玩家群體對于游戲收費的容忍度,而容忍度與大經濟環境相關。當外部環境讓玩家、消費者考慮價格時,定價相關的輿論就成了游戲公司要面臨的風險,同時也會影響到游戲的收入。它和成本問題一起,對小型游戲公司的存活造成影響。?

此外,還有人提到市場競爭問題?!皩τ谘邪l技術和設計難度比較大的游戲,頭部產品存在明顯的擠壓效應?!弊纨堄螒蚬疚陌感フf。

莉莉絲前制作人陳晨也表示:“現在國內俗稱的‘白金成本’越來越高,頭部通吃的效應越來越嚴重。中型廠商壓力是比較大的,很容易會被淘汰,很多發行成本和研運成本都比較低的小型公司也許可以來喝一杯湯,但要‘吃肉’的那些中型廠商,其實壓力還是在的?!?/p>

以《原神》為例,它增長爆發期與疫情期間游戲受眾人數的增長的時間相同,導致疫情紅利期新增的用戶必然會接觸到《原神》?!对瘛繁憩F穩定優秀,這導致玩家很難轉向其他二次元游戲。已經具備先發優勢、持續產生收入的產品可以不斷完善產品,后來者需要投入更大,用戶轉移難度也更大。

另外,沒投資常是擊垮游戲從業者的直接原因。有些從業者甚至認為,“游戲寒冬指的其實就是泡沫破了,熱錢離開了”。?

“從投資人的角度看,那些不懂游戲的、曾經對游戲有憧憬的投資者早就被市場教育了,鼻青臉腫地撤了;市場上剩下的還在關注游戲的投資者,甚至可能比很多游戲老板們了解得更清楚,現在這個環境,再出個爆款的難度難于上青天?!币幻顿Y人透露。

武漢疾風游戲公司創始人季峰從2018年開始創業,他告訴我們:“剛進入游戲行業時,感覺是每個月都能拿到資本,但是去年年底開始,什么錢都拿不到了?!?/p>

季峰的游戲公司以獨立游戲的發行和研發為主,他認為,國內單機游戲市場也不樂觀。拿不到投資的主要原因就是投資人對市場不看好?!拔覀兊牡谝蛔髂苜u個2萬多份,但如果今年上,5000份都賣不了,現在玩家沒有情懷加成了,同時,今年放眼全球也是大作迭出的一年,競爭很大?!?/p>

在成都格斗科技創始人廠長看來,游戲行業在今年仍會缺乏投資,這主要出于兩個因素:“一是大的時代周期帶來的波動,二是版號隨時可能再次停發帶來的風險。在投資決策上,這叫致命組合?!?/p>

在此基礎上,又衍生出了用戶信心的問題。在版號緊縮時期,由于資金問題,有些游戲大廠會砍掉數據表現一般的游戲,讓這些游戲“關服”,玩家信心也隨之逐漸流失。這種流失的結果需要所有廠商承擔,中小廠商受到的影響甚至更大——當玩家們帶著不信任的態度去選擇游戲時,略過的往往是小型游戲廠商開發的游戲。

現在的玩家對“游戲是不是要關服”十分敏感

蟄伏

我們不難勾勒出如今游戲行業的現狀:手上沒有成熟、可提供現金流產品的小型游戲公司正在瀕死的邊緣,有產品帶來營收的中型游戲公司還在支撐——直到被如今飛速變化的市場、用戶拋棄為止。真正手握頭部產品的游戲公司,才能成為殘酷競爭的勝者。

游戲行業內資本的快速上升和下跌,造就了大批的淘汰者,被淘汰的就是無法適應這種變化的中小型游戲公司。而真正的可悲之處在于,這種淘汰和游戲開發本身的關系在變小,變化是如此快速,以至于常常超越游戲本身的開發周期,能夠適應這樣的殘酷環境的游戲公司是極少數。大量從業者們陷在了超量加班、長期待機、對未來充滿擔憂的焦慮氛圍之中。他們感受到了春天,但看不到隨著春天而來的富饒和希望,還要擔心春天隨時再度消逝。

在這種氛圍中,中小型游戲公司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他們只能嘗試著做出改變,希望及時掌握細分方向的變化,抓住直播間彈幕游戲、小程序短劇、派對游戲的風口,去尋找機會——這對于習慣傳統研發、發行、運營的游戲公司而言,是很難接受的。

這些原因共同造就了國內游戲行業如今的異狀:寂靜的春天下,中小型游戲公司正在消亡。

許多人認為版號恢復發放就能讓游戲行業復蘇,但這種想法過于一廂情愿。版號發放只是為游戲行業提供了正常的基礎條件,春天來了,天氣不錯,但對于農民來說,如果沒有農具、化肥、種子,土地也不會自動長出糧食。而現在,看起來除了春天——隨時可能下暴雨的春天——之外,所有的東西都空空如也。

許多人把中國游戲行業想象成某種生命力頑強的產物,像是那種可以在干涸的泥沼中保持3年不死的魚,或是在外太空中也能生存的水熊蟲,它們的共性是,只要還有一口氣,只要不再繼續抽打或折磨它,就能緩過來,然后精神百倍地開始生產,賺錢,擴張,帶給自己和他人滾滾成果——但這些人錯了,當不利因素達到某個臨界值之后,游戲行業也是會死的。

在此前所述的所有前提下,最悲觀的論點是,中國游戲行業將會進入長時間的衰退,而我們當前正在目睹衰退的開端。支撐行業發展的基石正在逐漸坍塌,那些默默無名的從業者、懷有夢想的小廠商、希望能夠憑借眼光和判斷力獲得高額回報的投資者,都對這個行業的前景喪失了信心——在過去20年,雖然人們津津樂道于巨型公司和明星游戲,但正是這些不被關注的人支撐著游戲行業快速發展。

有什么能改變這種局面嗎?或許正視游戲行業目前面臨的困境是第一步。當然,在任何時候,信心都是最重要的,但信心應該建立在正視現實的基礎上。我們的確可以說一切都在好起來——只要有足夠的時間,一切當然都會好起來,但問題在于,如何度過這些時間?

不要幻想游戲行業和游戲公司可以憑借自身的勤奮和努力度過這個寂靜的春天,就像一小片雪花可能帶來雪崩,先是微型公司,然后是小型和中型公司,人才逐漸流失,激烈的競爭環境直接導致游戲產品更加保守?;蛟S在某個臨界點之后,我們將目睹更多的游戲公司無法生存。這里甚至也包括頭部公司,乃至整個游戲在全球市場競爭力的衰退。在過去,中國游戲行業曾經在全球市場取得了相當優秀的成績,也一定程度上客觀擔任了文化和文化產品輸出的功效。在某種意義上,游戲行業應該得到更直接的幫助,包括更直接的扶植和更寬松的輿論環境。更何況,倘若有這些,也不過是得到了生存和發展下去的基本保障而已——接下來還有一段漫長而泥濘的道路。

在結尾預測一個光明的未來是不負責任的(雖然我們很愿意這樣做)。但現在,我們只能引用奧地利詩人里爾克在詩歌《祭沃爾夫·卡爾克羅伊德伯爵》中的結尾:“有何勝利可言?挺住就是一切?!?/p>

(文中受訪者均為化名。)

0

編輯 彭楚微

3078417601@qq.com

保持好奇心。

查看更多彭楚微的文章
關閉窗口
中文成人无码精品久久久_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福利_年轻母亲3:我年纪如何_888亚洲欧美国产VA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