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新聞學的意義

采訪需要毅力,受訪需要勇氣。

編輯熊冬東2023年10月27日 18時58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沒圖?。▓D/小羅)

我的大學專業和新聞學有一些關聯,所以我選修了很多新聞和傳播相關的課程。

我記得上第一節新聞相關選修課時,老師重點講了兩句話。第一句話是“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老師告訴我們,學新聞要負起社會責任。她聲音洪亮,語氣嚴肅,這時我看到旁邊的一個同學,他正在玩一款當時最流行的手游。

第二句話是“遠方的人和遠方的事都與我們有關”。這句話承接了上面一句,具體怎么做到“負起社會責任”,那就是多看新聞,多關心一下這個世界,面對一些不好的事,試著去做一些行動,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旁邊的同學點點頭,應該是覺得老師說得很有道理,然后繼續點了點屏幕。

我和這位同學至今還有聯系,經常一起聊聊手游,但我們從未提起過當年新聞學課上的內容。

那時我覺得新聞學很有意思??赡芤驗槭沁x修課,老師不會講一些專業性太強的東西,課堂上經常聊到八卦時事。期末作業也不難,我總能拿到高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采訪課,老師提到,曾經有學生采訪到了一個相當有名氣的明星。那個學生帶領著他同組的同學,在功能樓的實驗室簽下復雜的手續,借走一些設備,呼哧呼哧地搬到明星所在的高中。憑借某個親戚的關系,和對方見了面,聊了一些日常生活的話題。這個學生結課時拿了滿績點。

當然,課堂上也有不少“干貨”

老師說,采訪到稀奇的人或稀奇的事,才是有意義的。我能理解她鼓勵學生們努力尋找采訪對象的態度——對于大學生來說,明星在生活中當然是稀奇的。但假如再想得多一點,采訪明星,曝光明星的日常生活,對這個社會和這個世界,又有什么意義,擔了什么道義呢?當然,站在明星粉絲的角度,這肯定是有意義的。

那么,這次采訪對個人有什么意義?那個同學拿到了滿績點,但相比“通過親戚關系”聯系到明星的人脈,這一回報看上去也不是那么重要。

這不是個例。實際上,很多學新聞的人花費了很多時間,最后也沒獲得多少回報。我的另一些同學就早早看清了這一點,大二便開始去卷互聯網大廠的運營實習。

在工作中,“采訪”與“回報”經常同時出現,卻又顯得有些矛盾。許多同學去找素不相識的人采訪,對方總是會問:“接受你的采訪,我有什么好處嗎?”

很多時候,采訪者和受訪者雙方當然都得不到什么好處,但出于某種正義感,或者說是“命運的交匯”,一次采訪就自然而然地開始了:你述說著感情,我記錄下一切,最后寫成一篇勉強能看的東西——可能沒什么人看,還是喜歡看明星日常生活報道的人多。

還有一些學新聞的朋友,他們進了傳統媒體實習,有時候,傳統媒體需要他們去寫點“新潮的東西”,比如年輕人看什么、玩什么,比如某個小眾亞文化。選題通過后,這些年輕人會飽含著熱情尋找受訪者,整理素材,寫成稿子。但一篇稿子最終的命運可能并不像作者想象的那樣——在編輯部里,這些亞文化已經開始接受最初的審視。

舉例來說——這個例子不針對任何人——最近有一些頭部媒體的朋友在做“Cos委托”選題。Cos委托是指,委托者付出一定金錢,讓被委托者扮演成指定的動漫或游戲角色,兩人一起去逛街、吃飯或旅游等等。被委托者在委托期間,需要保持自己的言行符合角色的相關設定,從而為委托者提供“角色本人穿越到現實”的真實感和還原感。

主流觀點看來,這種Cos委托就像是不發生肉體關系的援助交際,對于參與其中的人也容易產生偏見。我相信這些媒體朋友可能只是想找個有意思的話題來寫文章,但他們或許沒有考慮到這些話題“被審視”的程度。一些Cos委托愛好者預見接受采訪會帶來相當大的風險,便拒絕了采訪請求。

主流媒體做Cos委托選題一事在愛好者們的社交圈內引起討論

我也有一些小眾愛好,所以我總能共情那些亞文化圈層的受訪者們——假如我也接受過Cos委托,有人來采訪我時,我會將它描述成一種正常的、尋求情感寄托的娛樂方式,希望大家可以理解這種愛好。

也許我會答應采訪者聊1個小時,我感受到對方的真誠,被逐漸帶進采訪的氛圍當中。也許我會承認,采訪者走進了我的私人生活,挖掘出了塵封在我內心多年的往事。5個小時后,對話才結束。采訪者通宵2天,一蹴而就,把寫好的稿子拿給編輯部的人看。

“你采訪的人沒問題,但是這個愛好本身有沒有比較大的問題呢?我覺得是有的,但是受訪者沒意識到……”——領導可能會這么說,然后講了20分鐘他的思路。

采訪者也許會據理力爭,也許不會,但很大概率他會妥協,向傳統媒體和主流觀念的審視妥協。文章發表后,我會看到里面有很多話似曾相識,但和我想說的內容又有些微妙的差異——我知道這不是采訪者的錯,被誤解的也不止我一個,那些被冠上“沉迷游戲”稱號的孩子(甚至一部分成年人)、一直被污名化的游戲,還有許多出現在我們視野里的人和事,也許都經歷過類似的審視。

觸樂在做亞文化相關選題時,也常吃閉門羹

觸樂的一名前輩告訴我,寫東西要注意自己的立場,你的立場要避免傷害到別人,才能讓文章發揮更大的作用。

這句話對我有不少啟發。我曾經關注過被毀約的校招生,一開始,我會覺得他們的遭遇很不幸,那些愿意和我聊的校招生也不是為了什么好處,而是想“爭一口氣”。后來,我想讓更多的人知道應屆生們在校招中會面臨怎樣的困境——這些困境中哪些由來已久,哪些又屬于當下?哪些有希望得到改善,哪些只能靠人們自身克服?與此同時,我還會擔憂受訪者們會不會因為公開發聲,導致未來的求職更加不順。當然,從他們給我的反饋來看,我似乎是多慮了。

我能從這個過程中找到“新聞的意義”嗎?我還不能確定,但或許,我可以繼續尋找。

0

編輯 熊冬東

前原教旨主義Gal宅,現關注國內二游賽道與宅向亞文化圈層。也是一名MDD娃娃愛好者。歡迎找我交流(V:tufuchipaji)

查看更多熊冬東的文章
關閉窗口
中文成人无码精品久久久_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福利_年轻母亲3:我年纪如何_888亚洲欧美国产VA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