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審判:微軟如何打贏收購動視暴雪的反壟斷官司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

作者NemoTheCaptain2023年07月12日 18時30分

北京時間昨天(7月11日)深夜,美國北加州聯邦地區法院判決微軟收購動視暴雪不構成壟斷。至此,世界各國和地區多數監管機構都已經批準微軟收購動視暴雪,之前持反對意見的英國競爭和市場管理局(CMA)也進入重新談判階段,長達一年半的各國和地區反壟斷調查案就此進入尾聲。微軟掃清了收購動視暴雪的原則性障礙,這場金額高達687億美元的收購大戲即將落幕。

為了獲得各國和地區監管機構的批準,微軟以合同的形式對其他游戲公司做出了讓步,對于最核心的“使命召喚”系列,微軟也承諾該系列會繼續登陸其他主機,這些條件換來了各國和地區監管機構的批準。另一方面,對于合同與承諾并不滿意的索尼則試圖阻止這次收購,雙方在各國監管機構和法庭上角力,因此流出了很多難得一見的內部細節,值得玩家回顧。

問題的產生

微軟在2022年1月18日正式公布了這項高額收購,因為數字過于龐大,這一收購案從公布初始就吸引了世界各國和地區監管機構的注意。微軟在收購后會如何處理“使命召喚”“暗黑破壞神”等熱門系列,是變為Xbox獨占還是和其他主機或平臺繼續分享?這個核心問題關系到微軟是否涉及壟斷,監管機構自然對此表示重視。

微軟和動視暴雪都是美國公司,倘若美國法院判定此案涉及壟斷,收購會直接失敗。倘若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監管機構判定壟斷,雖然不能直接阻止收購,但兩家公司需要有一家在法律上退出該地業務。假設這種情況發生了,微軟在游戲外的業務更復雜,退出直營的一方將是動視暴雪,微軟需要將動視暴雪在當地的游戲經銷交給第三方公司代理。

微軟為了表示自己并無壟斷之意,與多家公司簽署了10年游戲授權合同,將微軟和動視暴雪的游戲授權給不同的主機和云游戲平臺。通過出讓這部分利益,微軟通過了全球大部分機構的審查——過程中則免不了許多曲折。

大戰的前夕

根據美國法院公開的內部文件,微軟在2021年4月列出了8家收購目標備選公司,其中有5家是Zynga和Niantic等手游公司,但剩下的3家傳統游戲公司值得注意——Bungie、IO Interactive和Supergiant Games。

Bungie此時給《命運2》開發的資料片《凌光之刻》一度進入了XGP(Xbox Game Pass)訂閱庫,因此玩家對于微軟曾打算重新收購Bungie的消息并不吃驚,其實Bungie在2021年同時與微軟和索尼兩家公司進行著收購談判。IO Interactive以“殺手47”系列聞名,他們依然在給Xbox和PC平臺開發代號為“龍”(Project Dragon)的奇幻網游,文件顯示,這款新作將由微軟發行。如果文件透露的情況至今沒有變化,那么就算微軟最終沒有收購IO Interactive,二者目前依然保持著合作關系。Supergiant Games工作室之前曾開發過《堡壘》《晶體管》《黑帝斯》等經典獨立游戲,因此進入了微軟的收購備選,不過目前還沒有證據表示Supergiant Games在未來與微軟存在合作關系。

“龍”應該是一款微軟平臺獨占的奇幻網游

動視暴雪在2021年4月還沒有賣掉集團的計劃,同期的微軟也沒有把動視暴雪列為收購目標。2021年7月,美國加州公平就業和住房部門圍繞之前的多項丑聞起訴動視暴雪(詳情可見《動視暴雪,永恒的終結》),此后動視暴雪才開始尋找買家。與微軟競爭的買家有3個,為了保護隱私,外界并不知道這3個競爭對手是誰,能夠一口氣掏出600億美元的巨頭放眼全世界也并不多見,玩家可以自行對號入座。

微軟于2022年1月18日對外公開收購動視暴雪的計劃,索尼則于2022年1月31日公開了收購Bungie的計劃。索尼收購Bungie的計劃于2022年7月15日完成,金額為36億美元,沒有觸發反壟斷調查,是一次常規的防御型收購。另一方面,微軟收購動視暴雪的計劃一公布便引起了多國市場監管機構的注意,各類反壟斷調查案歷經一年半,直到現在才進入尾聲。

微軟公開收購動視暴雪計劃的兩天后,即2022年1月20日,索尼互動娛樂(SIE)總裁兼CEO吉姆·瑞恩在內部郵件中表示:“微軟這次收購根本不是為了獨占,而是出于更大的思維考慮,他們有足夠的資金搞這種大手筆。我對菲爾·斯賓塞(微軟游戲部門CEO)和鮑比·科蒂克(動視暴雪CEO)都很熟悉,所以我非常確定PS主機在漫長的未來依然能玩到‘使命召喚’系列新作?!?/p>

表面激動、內心沉穩的吉姆·瑞恩

吉姆·瑞恩大概沒有想到這封內部郵件后來會被美國法院公開,他在公開場合經常表示“微軟收購后‘使命召喚’系列會離開PS主機”,這種表里不一很可能給美國法院留下了負面印象,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判決。另一方面,微軟在公開場合始終強調“收購后‘使命召喚’系列依然會登陸其他主機”,美國法院也沒有找到微軟考慮讓“使命召喚”離開PS主機的內部文件。至少在“使命召喚”這個核心問題上,微軟做到了表里如一。

菲爾·斯賓塞并非法律專業人士,很多收購相關的細節交給微軟總裁兼首席法務官布拉德·史密斯處理。史密斯之前曾在多項重大官司中促使微軟與競爭對手和解,2003年微軟向美國在線(AOL)支付7.5億美元達成IE和Netscape兩個瀏覽器的和解,2004年微軟又向Sun微電子公司支付19.5億美元達成服務器專利和反壟斷官司的和解。史密斯推崇“冤家宜解不宜結”的思路,“破財消災”和“利益共享”是他的慣用手法。

推崇“和氣生財”的布拉德·史密斯

英國與歐盟

2022年12月6日,微軟與任天堂簽署了10年授權合同,微軟將給Switch及后繼任天堂主機提供第一方游戲,如果微軟成功收購了動視暴雪,“使命召喚”等系列也將登陸Switch。2023年1月12日,Nvidia對微軟收購動視暴雪表示關注,雖然Nvidia沒有直接反對這樁收購,但他們希望得到游戲跨平臺的承諾。2023年2月21日,在這個歐盟委員會的工作日,微軟宣布與Nvidia達成10年授權協議,為Geforce Now云服務提供游戲。

并非所有公司都簽署了這類合同,Valve總裁加布·紐維爾表示他信任微軟,所以沒必要給Steam簽署此類合同。索尼的吉姆·瑞恩則表示,微軟收購動視暴雪這件事本身就是一種壟斷,所以他不想簽合同,他只希望監管機構能夠阻止收購。

微軟和索尼在2023年3月9日圍繞英國CMA的報告展開了爭執。微軟表示合同允許“使命召喚”系列在同一天同時加入XGP和PlayStation Plus兩個訂閱庫,索尼卻表示微軟可以提供有缺陷的PS版本,甚至在戰役的最后一關加入致命Bug,用這種劣化方式將PS主機的“使命召喚”玩家全趕跑。

3月22日,微軟向CMA保證,PS版的“使命召喚”在發布時間、內容、功能、升級性和質量方面與Xbox相同,甚至可以給PS5的DualSense手柄進行單獨優化,讓PS5版的體驗比Xbox Series X更豐富,然而索尼無論如何就是不簽合同。

PS5的DuelSense手柄有很多獨特功能

之后,為了繼續展示自己并無壟斷之意,微軟又和更多國家和地區的云游戲公司簽署了合同,給這些云游戲平臺派送自己的第一方游戲,繼續出讓自己的部分利益。3月15日,微軟和日本公司Ubitus及烏克蘭公司Boosteroid簽署了云游戲合同。3月24日,CMA發布了階段性報告,判定“使命召喚”系列撤離PS平臺對于微軟得不償失,因此微軟收購動視暴雪不涉及主機行業的反壟斷,云游戲行業的報告則待定。

4月11日,微軟又和英國公司Everything Everywhere簽署了云游戲合同。之前CMA已經表示微軟不涉及主機行業的壟斷,現在微軟又和多家云游戲公司簽署了合同,連英國媒體都預測CMA將在4月26日的完整版報告中對微軟放行。

然而,CMA在4月26日發布的完整報告卻出乎了幾乎所有人的預料,這份報告的內容只能概括為“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CMA承認微軟沒有壟斷主機,然而又認為云游戲未來的發展前景廣闊,而微軟在云游戲領域的地位已經接近于壟斷。CMA在報告中表示,微軟已經占據了全球70%的云游戲市場,盡管微軟和多家云游戲公司簽署了合同,但云游戲發展迅猛,未來可能會有更多公司加入,這些公司現在還沒有云游戲業務,也就沒簽合同,對于未來,這樣選擇性的合同是不利的。最后,CMA表示,他們沒心思在未來10年間持續管理云游戲市場,所以現在直接反對收購,最省心的辦法自然是一刀切。

英國人擅長的一本正經式胡說八道

CMA這種行文的語氣和經典喜劇《是,大臣》如出一轍,態度極為傲慢。這份完整報告公布后引起軒然大波。問題并不在于報告給出的結果,而在于過程——CMA可以反對收購,但必須拿出合理的邏輯。如果CMA認定微軟收購動視暴雪會導致主機行業壟斷,也算是合情合理,在人們的意料之中。然而CMA先認定主機行業沒有壟斷,又表示微軟即將壟斷云游戲,所以反對收購,這種盯著芝麻無視西瓜的“選擇性失明”令人無語。毫不夸張地說,作為一個專業監管機構,CMA這份報告的理論水平甚至不如普通玩家,令人大跌眼鏡。

一向溫文爾雅的布拉德·史密斯看到報告后怒不可遏,公開把CMA噴了個底朝天。3月24日的階段性報告發布時,微軟已經回答了CMA提出的每一個問題,微軟甚至詢問CMA有沒有更多問題,而CMA對此沒有回應,一聲不吭地憋了整整一個月,才在4月26日發布了那份態度180度大轉彎的完整報告。這種暗箱操作讓史密斯判斷,CMA就是純粹找茬。

玩家的惡搞圖,諷刺CMA酷似索尼的部下

CMA表示微軟即將壟斷云游戲,然而云游戲現在的市場份額完全無法和傳統主機相提并論,微軟在英國只能給5000名玩家同時提供云游戲服務。最后,史密斯甚至威脅說,全世界的商務人士都對CMA的表現感到震驚,CMA的行為是在破壞英國的招商引資和就業機會,微軟在英國經營著Rare(《盜賊之?!罚?、Playground Games(《極限競速:地平線》)、Ninja Theory(《地獄之刃:塞娜的獻祭》)等游戲工作室,為數千名開發者提供崗位,在游戲行業之外,微軟對英國的投資同樣不可低估。歐盟的監管機構遠比英國更透明更合理,如果CMA不改變態度,微軟可以把更多的投資交給歐盟國家。

史密斯的這番威脅并非聳人聽聞,微軟對英國的投資確實遠超索尼。索尼倫敦工作室在PS4時代陷入衰退,憑借《地平線:零之曙光》崛起的荷蘭Guerrilla Games工作室才是索尼近年在歐洲戰略的重心,英國脫歐風波加劇了這種開發力量的轉移。既然索尼可以逐漸把重心從英國轉移到歐洲大陸,微軟當然也可以。

位于荷蘭阿姆斯特丹的Guerrilla Games

盡管CMA依然梗著脖子不妥協,英國首相里?!ぬK納克卻在5月13日表示“英國將發布對CMA的戰略指導,改革機構,簡化審核,讓監管機構成為英國面對問題的最終選擇,而非首選”。這套發言暗示了首相對CMA的不滿,也為CMA在兩個月后的妥協埋下了伏筆。

另一方面,歐盟在5月15日發表了報告,歐盟相信微軟會履行讓“使命召喚”系列繼續推出PS版的承諾,就算微軟食言了,歐盟也不認為“使命召喚”會造成Xbox在主機領域壟斷,因為PS在歐洲的銷量是Xbox的4倍。歐盟表示,微軟在云游戲行業的市場份額遠沒有70%那么高,CMA將很多不用云游戲的XGP用戶錯誤計入,才導致了這個虛假數據。如果按照這種算法,默認每個PS Plus高級用戶都是PS Now云游戲用戶,那么索尼在云游戲的市場份額應該高于微軟才對,CMA的報告就是在胡鬧。

歐盟認為,云游戲在歐洲市場份額只有3%,不過他們確實擔心沒簽合同的云游戲公司會在未來面臨不利,所以微軟需要在未來給新加入云游戲行業的公司提供授權。微軟接受了這一要求,并承諾將這項舉措擴展到歐盟之外的地區,因此歐盟批準了微軟的收購。

決戰北加州

歐盟放行后,微軟集中精力應對美國本土的審核。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雖然對微軟展開了長達一年半的反壟斷調查,但遲遲沒有申請暫停收購的短期強制禁令。6月13日,FTC終于申請了短期強制禁令,微軟與FTC隨后在北加州聯邦地區法院進行決戰。這也是微軟和索尼在法庭上的一次大規模交鋒,公開了很多外界不知曉的細節。

北加州聯邦地區法院外景

FTC明顯比CMA更專業,并沒有在市場份額極小的云游戲方面過多糾纏,將重點放在了傳統主機行業上。索尼列出了很多內部數據,FTC試圖通過這些數據向法院強調“使命召喚”系列的重要意義。

以2021年的《使命召喚:先鋒》為例,這是系列中一款銷量較低的作品,即使如此依然獲得了2021年度收入第一的成績。在2021年,有1400萬PS主機用戶花費至少30%的游戲時間在“使命召喚”系列上,600萬PS用戶在“使命召喚”上花費了70%的游戲時間,這部分人在2021年平均每人玩了296小時的“使命召喚”。還有100萬PS用戶除了“使命召喚”什么都不玩。

“使命召喚”系列在2021年的美國市場為PS主機帶來了8億美元收入,在全球為PS主機帶來15億美元收入。如果將PS主機“使命召喚”玩家購買PS軟硬件的全部花費記錄在內,從2019年至2021年,他們全體每年給索尼提供了159億美元的收入,而SIE在2021年的軟硬件合計收入為248億美元。

至于2022年銷量火爆的重啟版《使命召喚:現代戰爭2》,PS版全球首周銷量為440萬,高于《FIFA 23》的380萬,索尼試圖用這個數字證明“使命召喚”系列對于PS甚至比“FIFA”系列更重要。

盡管評價褒貶不一,《使命召喚:現代戰爭2》還是輕松拿下銷量榜首

FTC的邏輯很簡單,微軟收購動視暴雪后,如果“使命召喚”撤出PS主機,玩家因為PS沒有“使命召喚”而選擇Xbox,隨后在Xbox上消費更多的軟硬件,索尼的損失將遠不止每年15億美元那么簡單。

這個邏輯明顯比CMA更清晰有力,不過依然存在漏洞?!笆姑賳尽苯晖ㄟ^戰區模式變相轉型為免費網游,一個玩了兩盤戰區就刪掉客戶端、沒有給“使命召喚”花過一分錢的玩家,也被索尼列入統計范圍。159億美元的夸張數字就是這么來的,并不能說PS沒了“使命召喚”就會真的失去六成收入。

此外,索尼還公布了部分第一方單人游戲的開發成本和制作周期,《最后生還者2》制作了6年,開發成本為2.2億美元?!兜仄骄€:西之絕境》制作了5年,開發成本2.12億美元。以上數字還沒有算上宣傳成本,最終開銷會更加高昂,這也是索尼第一方在未來重點投資網游的根本原因。

在鯨吞動視暴雪之前,微軟游戲部門最大的收購案是2020年以75億美元的價格買下了Bethesda,因此和Bethesda相關的問題也成了這次法庭辯論的重點。菲爾·斯賓塞表示,索尼之前已經購買了《死亡循環》和《幽靈線:東京》的主機限時獨占權,他擔心索尼會對《星空》故技重施,所以才收購了Bethesda。

斯賓塞表示自己被《死亡循環》的主機限時獨占刺激了

斯賓塞曾在2020年聲稱,Bethesda今后的游戲是否登陸PS主機需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2021年11月的內部郵件證明,斯賓塞此時已經決定讓Bethesda未來的游戲全部排除PS平臺,因為之后的作品并沒有提前和索尼簽訂合同。

雖然菲爾·斯賓塞本人也承認,《紅霞島》的失敗要歸結于他的監工不利,然而微軟內部多名經理都表示過,斯賓塞奉行的是“無為而治”的理念,“光環”“戰爭機器”“極限競速”三大IP只需要每個月向微軟游戲部門匯報一次,其他IP的匯報次數甚至更低。這種態度自然會誕生《紅霞島》等失敗作品,但也為《完美音浪》等成功作品提供了土壤,一切全看工作室自身的能力。

法院遵循抓大放小原則,銷量越高的作品越重要,因此Bethesda作品的重要度不及動視暴雪,吉姆·瑞恩也在法庭上表示,他雖然對《星空》沒有PS5版表示不滿,但他承認這個銷量級別的作品并不涉及壟斷。

至于Switch版“使命召喚”,鮑比·科蒂克表示,他說的并不是目前的Switch,而是未來的加強版或后續機種,未來任天堂會推出性能更強大的硬件,這樣的硬件可以給“使命召喚”提供一個合適的舞臺。

7月11日,北加州法院判決FTC敗訴,微軟收購動視暴雪不涉及壟斷。其實FTC在邏輯方面已經遠遠好過瞪眼說胡話的CMA,然而細節上依然存在不少漏洞。更重要的是,法官在探討消費者即玩家的利益,而FTC經常將索尼的利益和玩家的利益混為一談,這種態度導致了FTC的敗訴。

未來坎坷路

FTC的這次敗訴絕不意味著他們結束了對微軟的監管,FTC從未像CMA那樣標榜自己是一刀切的機構,美國的監管是長期且持續的。以任天堂為例,1990年FTC調查任天堂主機在美國的壟斷行為,任天堂被迫放松了對美國第三方的限制,才換來了FTC的“高高舉起,輕輕放下”,之后任天堂也從未在美國重新收緊這些限制。FTC如同一把懸在美國市場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讓每個廠商三思而后行,其威懾力不容小視。

雅達利的子公司天元曾怒斥任天堂在美國搞壟斷

目前索尼依然沒有和微軟簽署新的合同,之前索尼與動視簽署的“使命召喚”合同規定系列不會進入XGP訂閱庫,且優先給索尼提供宣傳和DLC權利。這份合同將在2024年到期,且涵蓋的最后一款游戲就是今年的“使命召喚”新作,明年涉及的應該只是DLC而已。換句話說,“使命召喚”新作今年不會加入XGP,明年就不好說了。

FTC持續的監管可以保障“使命召喚”被微軟收購后不會撤離PS主機,否則FTC會提出新的反壟斷訴訟。至于其他條件,比如和XGP同步進PS Plus訂閱,因為索尼沒有和微軟簽合同,這樣的條件很可能也算不上壟斷,FTC對此就鞭長莫及了。吉姆·瑞恩在半年前表示“只想阻止收購,不想簽合同”,如果他堅持這個路線,那么索尼就會為此付出一定的代價。

索尼第一方工作室已經在開發多款網游,“最后生還者”“地平線”“對馬島之魂”的網游版值得期待,然而這些IP都不是FPS。重啟版《馬拉松》作為Bungie的下一款FPS,卻選擇了跨平臺,未來的《命運2》DLC也是如此,這是索尼承諾給Bungie的條件。至于索尼從動視和育碧挖角的二線隊伍開發的FPS,從目前發布會的狀態來看,形勢不容樂觀。

重啟版《馬拉松》的玩法類似《逃離塔科夫》

微軟認為10年合同對于索尼已經足夠,10年后索尼可以開發出能夠媲美“使命召喚”的FPS,就像《Apex英雄》那樣。要如何理解這句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我們都知道“使命召喚”近年的口碑雖有下滑,卻依然占據著收入榜首席,并非搖搖欲墜。

至于英國方面,按照原計劃,微軟可以在英國競爭上訴法庭要求CMA進行復審。微軟已經做好了在英國復審敗訴的最壞準備,微軟和動視暴雪都是美國公司,而非英國公司,所以CMA并不具備強制阻止收購的權力。如果CMA始終堅持微軟壟斷,那么微軟可以將動視暴雪在英國的游戲銷售渠道交給一家代理公司分銷,以這種方式變相讓動視暴雪退出英國業務,避免觸發反壟斷制裁。

然而,當美國法院判決FTC敗訴的一個小時后,CMA宣布撤銷和微軟在法庭上的復審,CMA將與微軟和動視暴雪重新開啟談判。之前不愿和微軟繼續溝通的CMA居然主動求和,表現出了明顯的退縮跡象。這或許也說明,在歐盟和美國已經給微軟放行的當下,英國的是非無法阻止微軟完成收購的決心。

如今,微軟已經掃清了收購動視暴雪的原則性障礙,這幕大戲進入了尾聲階段。

微軟鯨吞動視暴雪,只為和索尼競爭?菲爾·斯賓塞的回答并非如此,微軟游戲部門自身的存續才是最重要的因素。2014年初,菲爾·斯賓塞就職微軟游戲部門CEO時,Xbox One主機已經被PS4壓制,前景并不樂觀。微軟CEO薩提亞·納德拉甚至表示,如果拿不出新的發展方向,既然戰勝索尼無望,Xbox One就是微軟的最后一臺主機了。此時斯賓塞拿出了Azure服務器、XGP訂閱制和云游戲等計劃的藍圖,瘋狂給納德拉畫大餅,才保住了微軟的主機產業。

沒有斯賓塞力保,就沒有代號“天蝎座”的Xbox One X

微軟歷代CEO對主機行業的看法不同,比爾·蓋茨認為主機就是純粹燒錢的行業,所以他接受了初代Xbox的37億美元虧損。史蒂夫·鮑爾默要求Xbox 360自負盈虧,間接導致了三紅事件。薩提亞·納德拉可以給主機燒錢,但在傳統賽道上他看不見勝算,所以斯賓塞才給他畫了另辟蹊徑的大餅。

也許這才是斯賓塞極力希望收購動視暴雪的真正原因——花掉這687億美元之后,微軟在游戲行業,特別是主機行業的沉沒成本會一口氣大到無法退出的程度,斯賓塞和納德拉都有退任的一天,他們的繼任者考慮到沉沒成本也不會讓微軟退出游戲行業,這樣才能有一個長期規劃。

即使如此,擺在微軟面前的依然是一條坎坷之路。PS5截至2023年3月的出貨量已經達到3840萬臺,而巴西微軟在7月1日公布的Xbox Series X/S總銷量為2100萬臺,索尼在主機領域依然有著明顯優勢,這不是微軟收購動視暴雪就能扭轉的局面。不過,在收購案進入尾聲的現在,斯賓塞終于可以靜下心來好好考慮一下有效整合資源的問題了。

*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觸樂網站觀點。

0

作者 NemoTheCaptain

No greater good, no just cause

查看更多NemoTheCaptain的文章
關閉窗口
中文成人无码精品久久久_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福利_年轻母亲3:我年纪如何_888亚洲欧美国产VA在线播放